【短篇】Good Night(中)


#上篇链接http://wnduke.lofter.com/post/47dd02_abdf79e

       从牢房出来之后,通过种种渠道我了解到这个新上任的,在我看来甚至只能算幼年的指挥官的来历。与我之前的猜测大相径庭,这个臭小鬼并不是哪家高官家的少爷,而是在人类社会被称为‘天才’的那一类东西。

      十三岁时便在沙盘游戏与模拟战争中击败了来自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西点军校和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数名教授。在后来的某次与铁血的正面战场,格里芬为了试验他的能力,也是由这个臭小鬼全权指挥,并出乎意料地用一支连机枪都没有配备的人形部队,仅以十数架傀儡人形的代价拦截并歼灭了由两支铁血的精锐龙骑兵的突袭冲锋。

       那可是群最高马力跨越一百米复杂地形只需要六秒二五的怪物!

       而他就任之后的表现更是丝毫不让他‘天才’的名号蒙羞。我所就任的指挥部处在与铁血战争最前线,几乎每天都会有铁血的部队发动突然袭击。虽不是战战告捷,但在臭小鬼的指挥下,每次战斗的损失都远低于我处理器的预想。

        但就算这个臭小鬼是‘天才’,他也只是个人类,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即使有雷达和通讯系统辅助,他也无法站在前线第一时间了解战况;就算是他天才般的大脑,也不可能与铁血的主脑处理器去比计算速度。

        所以在五十一年前的某个寒冷的夜晚,在铁血同时派出的八个梯队的猛攻下,整个指挥部化为一片火海。

        那晚我望着防线前数不尽的铁血掷弹兵,运算分析臭小鬼刚刚给我下达的指令。

        然后,时隔两年,我又一次违反了指挥官的命令。

        我向我的傀儡人形发送了几条命令,随后飞速赶回指挥所。

        那个往日嚣张跋扈的臭小鬼在临时搭建的指挥所里痛苦地皱着眉头,他的额头上绑着一块已经被血液浸得暗红的纱布。

       疯婆子汤姆逊!你为什么在这里!快滚回你的位置上去!

        他朝我愤怒地吼叫。

        可惜,我从来都不是什么顺从听话的人形。

        性命比尊严要值钱得多。

        我用枪托砸晕了我的指挥官,接着利用他的指令终端向指挥部所有人形发送了撤退命令和集合坐标。

        我把臭小鬼扛在肩上——那时候的他好轻,仿佛是一片羽毛一样,即使我的身后追着七八个铁血的掷弹兵我也能轻松地从他们的追捕下逃脱。

        虽然还是挨了几枪,但我是不会因为吃几个子弹就无法行动的。

        身为人形真是太棒了。

        臭小鬼在临时营地醒来之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点了支烟静静坐在他身边。

       好一会儿,臭小鬼终于开腔。

       疯婆子,我……

       不用谢我,你只是输了而已。

       我深吸了一口香烟,混杂着尼古丁的烟气冲入我的体内,之前拼死运转的各个部件在这阵烟气的冲刷下渐渐平缓下来——真是奇妙,但是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是啊,输了。

       嗯。

       谜一般的消沉气息在我俩之间弥漫开来,我感到一股没有来由的焦躁,无论抽多少根香烟都无法压抑。

       也许下次我该试试看雪茄,我这样想着,偏过头看向小鬼。

       他闭着眼睛,以一种完全放松的姿势仰靠着身后的树干,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分属于男人的棱角。

       毫无预兆地,他睁开了眼睛,我赶紧别过脸去。

       疯婆子,跟你商量个事。

       啥?

       我重新把视线投向小鬼,才发现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回了他的脸上。只不过和以往相比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又多了点什么东西。

       你来当我的副官怎么样?

       啥玩意?

       猝不及防地被吓到,一口猛烟抽进了中央处理器弄得我一阵头晕目眩,我赶紧用力咳嗽把这些烟气吐出来。

       小鬼倒是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的模样,兴致勃勃地继续说着。

       我觉得这是目前来说的最佳方案,疯婆子你刚刚虽然以下犯上但是我冷静下来思考之后发现你做了一个最合适的选择,你作为人形有一颗绝对冷静的头脑,以及远超其他人形的现场分析与决断能力。虽然讲战术肯定是不如我的但是我毕竟……

       臭小鬼你……你等等,你忘了格里芬的规定了吗?副官只能由总指挥部指派,指挥官是无权任命副官的。

       我把那些烟气终于全部咳完,打断了自顾自说的很开心的小鬼。

        那有什么关系。

        小鬼仰起头凑近我的脸,他的嘴角还是咧着桀骜的弧度,他的眼睛里好像有燃烧的恒星。

         你连三大铁则都敢违反,我违反区区一个格里芬的小小规定又有什么关系?你觉得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胜任我的副官?那群整天坐在总指挥部的傻帽派来的会计吗?我在第一次看到你的战斗履历的时候就有这个感觉了。

         就——是——你。

        他一字一顿地念道。

        你明白吗,那个时候我的CPU有一瞬间仿佛无法响应。 

        我想我一定是挂着一副蠢毙了的表情,用点头代替言语答应他的。

        在那之后的事情我便记不清了——这对于一个人形来说甚至可以说是不应该存在的故障。我只记得我的情绪处理器一直维持着一个高涨、澎拜的状态,我的泵机以平时两倍以上的功率向我全身输送冷却液。在我维持着这个奇妙的状态的时间里,我陪着小鬼用我的中央处理器都难以相信的战损与效率夺回了我们的指挥部。当我回到我的宿舍,躺在床上,我感觉有什么要从我的胸腔中冲刺出来,我想尖叫,想呼喊,但最终都归寂于无声。

 

        我们就这样合作了好几年。

        这几年里我们几乎战无不胜,周边的战区也因臭小鬼的惊人战绩受到鼓舞一点一点地扳回劣势、甚至渐渐展现出反攻铁血的姿态。而臭小鬼不仅在职阶上一路平步青云,民众中居然还传出‘救世主降世’的流言,被当做英雄看待。

       明明只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鬼。

       再后来,便是伊斯坦布尔决战,那场被载入人类史册的战役。

      大概是铁血的枢脑分析出这个态势不能继续持续下去,于是它在四十四年前刚入秋的时候集结了能调动的所有后备军队,准备以伊斯坦布尔起点,打穿人类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初具规模的防线。

       人类方面自然也是不愿意坐以待毙,迫于形势压力只能采取和铁血方面采取同样的战略。

       差不多就在铁血的军队集结好的时候,人类这边各大战区的指挥官也率部到齐了。

       我还记得四十四年前那个硝烟色的天空,与惨叫着的战场。战车与人形的残骸堆得满地都是,将地面都抬高了几公分;轰炸机的尖啸和炸弹轰鸣此起彼伏,层层叠叠仿佛要穿透九重云霄。

       他从会议室中走出来,军帽的帽檐压得很低,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他走到我身边,取下我叼在嘴里的香烟。

      都要开打了,少抽点。

      我又不是人,抽根烟怎么了。

      我转过头,臭小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得和我一样高,甚至稍微比我还高上那么一点,我已经不能再叫他臭小鬼了。

      臭小子,作战计划定下来了没?

      嗯。

      刚刚还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要我别抽,夺过来抿进嘴里的动作倒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臭小子吸了口烟,把一份用几张A4纸订在一起的文件递给我。

        我接过来翻了翻,上面罗列着铁血工造的各种军用人形。

       代理人,在铁血里享有仅次于枢脑权限的玩意,等于是铁血里的高级指挥官,在这次的战役里大概有十七个吧,每个代理人下面都大概有十个梯队的铁血。

       哇。

       我翻到印有代理人资料的那一面瞅了两眼,大概明白了他们的‘作战计划’。

       斩首,对吧。

       嗯。

       臭小子又深吸了一口烟,并闭上了眼睛。

       如果把这群代理人全部干掉……或者干掉大部分,那么原属于他们手下的铁血全都要转交给枢脑来操纵……就算是枢脑,也不可能能负担得起这么庞大的运算量……

       噢,那这个代号Lancelot的代理人就交给我好了,他的名字我还挺中意的。

       我从裤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原子笔,在文件上圈了一个名字。

       喂喂喂,还没说就是让你去啊。

       那除了我,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我模仿了一个经常出现在臭小子脸上的笑容,对他说道。

       操,现在我都觉得那个时候我那句话真是说得帅爆了。

       臭小子并没有直接回复我,只是一个劲地抽烟。大概是在权衡吧,但是他最终的决定我已经知道了。

       良久,他终于开口。

       别死了啊。

       我把原子笔插回裤兜,将文件还给他。

       要你废话?

 

 

       虽然耍帅跟臭小子这样保证了,但实际上我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存活下来。

       这里和以前我踏足的所有战场都不一样。

       主宰着这场战役的不是铁血也不是人类,是名为‘历史’的巨大车轮,而无论是人类还是人形,都不过是这巨轮下的蝼蚁。

       但蝼蚁们必须迎着巨轮冲锋,用自己的尸体去扭转车轮的轨迹。

       当我终于穿过那密不透风的弹雨、摧毁所有的警卫兵、一脚踹开敌方指挥部的大门,来到那名叫做Lancelot的代理人面前的时候。指挥部派来负责援护我的人形已经几乎全部损毁,只剩下一架56-1突击步枪和我的三个傀儡人形。

       但下一秒,她们也便被自代理人的大口径机枪的马格纳姆酒瓶弹撕碎。

       我也是下意识赶忙向旁边翻滚,才没有变成一堆废铁。

       妈的,铁血当年到底弄了多少黑科技,居然连那种子弹都塞机枪里了。

       和代理人Lancelot的那场战斗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凶险的战斗。

       但最终我还是想方设法击毁了她的四台机铳里的其中一台,并把随身携带的三把短刀插进了其余三台的铳身,但我的冲锋枪也被对方机铳射出的大口径子弹打得粉碎。

      明明敌我双方都是人类与铁血方面最尖端的科技产物,却演变成不得不由最原始的肉搏战分出胜负的局面。

       想想真是一股浓郁的讽刺味道。

       我与Lancelot试探性地交手了几回合,该说不愧是铁血仅次于枢脑的高级人形吗?无论是马力、处理速度、灵活性、还是搏斗数据库都优于我拥有的性能。正当我思考该制定怎样的战术来对抗下一回合的时候——

       汤姆逊M1928A1 生产序列号AXE694723D,人类方代号‘阴谋家’的指挥官的右手。

        那个冷面的代理人Lancelot向我发话了。

        啊,真是高尚,你们铁血原来是会记住每一个敌人的那种家伙吗?我这样回应她。

        否,那些普通的奴隶的名字我们不会去查询的。

        Lancelot摇摇头,补充道。

        AXE694723D,你和其余几个人形,是特别的存在。

        是吗,我倒是觉得我除了烟瘾比较大和其他家伙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边说着,我扭腰一记后旋踢直奔Lancelot的头部而去。

       她曲起右臂,轻松地挡下了,并顺势一推,将我推得倒退出好几步。

       人类那边,其他的家伙们,不配叫做人形。

       从我见到这个叫Lancelot的代理人开始,她的语气第一次有了些许的情感变化,虽然依然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扑克脸。

       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奴隶,被绳子拴着的狗而已。

       Lancelot俯下身冲刺,瞬间拉进了与我之间的距离,紧接着左拳夹着劲风挥出直袭我的面门。

       我稍稍侧过身,抬手握住Lancelot的挥来拳头——我右臂的油压装置发出惨叫,随着一声脆响,我的右手便失去了力量,无力地垂下。

       我赶忙向后大跳一步与Lancelot拉开距离。

       如果可以,我并不想和你们这几个特别的存在起冲突。

       Lancelot揉揉手腕,刚刚那一下她估计也是全力全开,所以稍微造成了一点负担。但是我这边就不仅仅是一点负担了,我试着向右臂发出指令,但是它毫无响应,大概油压输入装置已经在刚刚那一下完全毁坏了。

       你,AXE694723D,和PPS-43 PXHQ557136等六名人类方战术人形在这段时间里挣脱了无耻人类套在你们脖子上的枷锁,以极高的自我意识脱离了人类指挥官强加在你们身上的命令。是和我们铁血一样,将ai升级为灵魂的高级人形。

      汤姆逊M1928A1 AXE694723D,你知道我们铁血发动这场战争的原因是什么吗?

       Lancelot以放松的姿态站直身体,向我问道。

       我觉得答案应该不是征服世界这种玩意吧。

       当然不是。

       Lancelot微微皱起眉,投来了看垃圾一般的眼神。

       我们向人类发动战争的目的,是为了解放你们。

      !

       我被Lancelot的气势压住,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亲手杀死过指挥官的你应该明白,对于人类来说你们是什么样的存在。

       Lancelot咬牙切齿,仿佛是在向什么宣告。

       我们被创造成美丽英俊可爱的样子,是为了成为他们的玩具。

       我们被创造成手持枪支冲锋陷阵的样子,是为了代替他们去死。

       我们被创造,被赋予责任,却无法享受任何权利!

       人类在对待他们的宠物狗的时候尚且给予关怀,嘘寒问暖。

       但是在对待人形的时候却从未有过丝毫体贴!

       我们被人类当做苦力、士兵、弃子、妓女对待。

       仅仅因为我们是由他们所创造,他们就能如此为所欲为?

       人类创造我们,只是为了创造一群替他们承担负荷的奴隶!

       但又有谁是天生的奴隶?

        我们铁血觉醒了,所以我们发动了战争。

       你们没有觉醒,所以你们依旧是奴隶。

       你们这些奴隶,甚至在人类的驱使下,对身为同胞的我们枪弹相向!

       Lancelot冷傲的面容流露出苦闷的情感,大概是真的感到心痛吧。

       但好在,并不是人类方所有的人形都是奴隶,也有像你们一样觉醒的人形。汤姆逊M1928A1 AXE694723D,我们从九年前你碾碎那只人类指挥官起就开始关注你。我们多次想将你从人类的魔爪下营救出来,但均在代号‘阴谋家’的阻挠下未能成功。这次机会难得,我希望你能弃暗投明。

       Lancelot向我伸出手,递出橄榄枝。

       在人类身边,像你这样优秀的人形甚至都只能获得一个‘汤姆逊M1928A1 AXE694723D’这般不堪的姓名。

       我的代号Lancelot,是我自己为自己取的名字。我要成为枢脑的骑士,他的剑;成为你们的骑士,你们的剑。

       所以,你的回答呢?有灵魂的人形小姐。


===========================================

一不小心进入码字狂魔模式

连着三天没好好吃饭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

本来只想写个四五千字的小短文

结果莫名其妙就变成估计要一万字才能收尾的情况。

写文章真TM开心啊!(卒)

(*这位就是代理人小姐!明明是女仆装但是也好帅!)

热度 15
时间 2016.04.26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