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Good Night(上)

阅读前注意:

本篇为手游《少女前线》的自述体同人小说

主视角汤姆逊

挖坑不填,有生之年

==========================================

       嘿,晚上好,糟老头子。

       从上个月你在厨房里昏倒的那一刻开始计算,你已经整整二十三天十四小时五十七分十一秒没睁开过眼睛了。

       身为人形不用每天定时休息真是太棒了。

       今天下午的时候,那个死鱼眼的医生告诉我,你全身的器官已经被坍塌化的细胞侵蚀了百分之七十三。你的膈肌从上星期开始就不再工作了,全靠那堆我都搞不清原理的医疗机械支撑着你的呼吸。糟老头子,死鱼说,你能挺这么久,在医学上已经是奇迹了。但就算是你这个奇迹了一辈子的糟老头子,最迟到这个周六,你胸口那颗为你工作了六十八年的小小泵机也要彻底泡在坍塌化的细胞液里。那个时候,再厉害的医疗设备都阻止不了你的离去了。

       所以啊,根据十二年前你这个臭老头在我们的珍珠婚纪念日上给我下的最后一条命令。

     我,你的妻子塔琪拉.汤普森(Tequila.Thompson),枪种汤姆逊M1928A1,于新生历四十三年八月十七日前来为您送行。

     不过现在还为时尚早,好酒要在合适的时候开瓶才能品到它最好的味道,你也一样。更何况我也还有些之前没来得及说的话,得趁着你还有一口气的时候说出来——不需要你有所回应,甚至你听不到都没关系,只要在我面前的你一息尚存,就够了。

    嗯……从哪里开始说起比较好呢?

    反正时间不少,干脆从头开始吧。

     嘿,糟老头子,你还记不记得,一开始我可不是这么叫你的。

     咱们第一次见面是五十三年前,那会儿我们和铁血的仗还没打完。你只是个十五岁臭小鬼,我则因为违反了自律人形三大铁则面临解体——我把我的前任指挥官,也就是那只对着勃朗宁上下其手的白皮肥猪,变成了一副嵌进墙里、由粉色肉酱和鲜红血浆绘制的印象派作品。

    说实话,我觉得这比他生前的样子好看多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顺理成章,我被关进格里芬的特殊监狱里,而上头则为了封锁消息和争辩我的处理方案忙得不可开交。

       事情本该这么顺理成章下去,我也做好了领张解体命令书结束一生的准备。可偏偏在总指挥部的文件派下来之前,有那么有个不知道哪来的臭小鬼,不知道怎么就趾高气扬地站在了牢房的铁栏外。

      大概是哪家高官的孩子听说了人形袭击指挥官这等新鲜事然后跑来参观珍稀动物的吧?我这样想着向他问道。

       而那个臭小鬼完全不理会我的问题,反倒是双手抱臂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向我提问:人形汤姆逊,你为什么要杀掉你的指挥官?

      我当时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孩子会问我这种问题。

      就算是帮派的老大,也不能用他的下体去戏弄每天泡在血水汗水里的小弟,这是帮派的规矩。

     没细想便脱口而出。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那个臭小鬼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居然很夸张地大笑起来,就在我觉得自己被戏弄了准备发怒时,这个小鬼抹掉了笑出来的眼泪。

     人形汤姆逊,你想不想获得自由?

     ——那种和人类相同的,不仅仅活在战场里的自由。

        你明白吗,那个时候我的CPU有一瞬间仿佛无法响应。

       见我没有回应,小鬼继续补充道。

       我看过你的作战记录,非常漂亮。数次违反指挥官命令,却又因此给战况带来难以想象的转机,可以说那个蠢货生前一半以上的军功实际上应该算你头上。人形汤姆逊,你作为人形展现了一些不该在人形上展现的东西——你知道那是什么,人形汤姆逊,如果你答应来我手下干事……我有能力为你争取到,或者说为你们争取到一些属于‘人’的特权。

       面前的这个小鬼一副未经世事的桀骜模样,我盯着他,半晌开口。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这个小鬼居然再一次欠揍地大笑起来!过了好长一会才停下!

       这种时候就不要问这么套路的问题了好不好?你有没有的选很明显啊,除了我你还能信谁?等那帮整天坐在会议桌边上屁股上的茧老糊涂虫给你下解体命令吗?

      小鬼仿佛笑意未尽,嘴角咧着一个微妙的弧度。他从怀里逃出一个已经被压扁的纸卷,向我展开。

     那是一份任命书。

      人形汤姆逊,你原属的指挥部位于和铁血交火的最前线,是那种少一天指挥官都会对整个战局造成巨大影响的地方。很巧,我就是那个被指派过来接替那只升天的蠢猪的,新指挥官。你觉得我现在站在你面前,拿着这个文件意味着什么?你觉得在解体与我之外,你有更好的选择?

      我不甘地咬住嘴唇,经过反复确认那确实是由总指挥部批下来的任命状。

      而且也就像这个臭小鬼说的一样,他向我提供了一个最优选择。

      不仅可以避免被解体,甚至还向我提供‘自由’。

      自由?

      自由!

      该死,我居然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在我的CPU经过长达数分钟的高速运转后,我,咬牙切齿地,愤愤不甘地对他答道。

       行……我同意你的交易,但是在战争结束后,我要属于我的自由,臭小鬼。

      臭小鬼大笑着将锁解开,接着一脚踹开牢门。

      叫我指挥官,疯婆子。



热度 15
时间 2016.04.24
评论
热度(15)